两千多年前的今天古罗马的“无冕之王”被刺死后被封神

这天,一群元老叫恺撒到元老院去读一份陈情书,内容是要求恺撒把权力交回议会。可是这封陈情书是假的,目的就是把恺撒引到元老院去刺杀。

当恺撒的亲信马克·安东尼打听到这一阴谋,赶紧到元老院的阶梯上要阻挡恺撒。可参与预谋的元老在庞培剧院前先找到恺撒,把他领到剧院的东门廊。就座时,阴谋者全都向他围拢过来。一名元老走到恺撒身边,好像要问什么,却乘势抓住他的双肩。

此时,恺撒的颈部被人刺中。恺撒用铁笔反击。据说有60多人参与行刺,恺撒孤身一身,四面八方都受到匕首的攻击。当看到马可斯·布鲁图斯扑过来的时候,他便放弃抵抗,用希腊语说:“我的孩子,也有你吗?”便倒下去。

就这样,恺撒被刺中23刀,其中仅有一处是致命伤,据说就是布鲁图斯刺的。他倒在庞培的塑像下,按照所担任的神祇官规定的赴死装扮法,以最后一口气将罩衫覆面,气绝身亡。

这一幕,也让人联想到孔子的学生子路之死。公元前480年,子路在卫国内乱中与敌人战斗,系“冠”的带子被割断了。子路停止战斗,说:“君子死,冠不免。”弯下身捡起冠并系上带子,结果被砍成肉酱。东西方之崇尚荣誉,也有类似之处。

刺出致命一刀的布鲁图斯,与恺撒有很深的关系。他的母亲是恺撒的情妇,很多人怀疑他是凯撒的私生子,因为凯撒对他很好,一手把他送进元老院当议员,凡事都征求他的意见。但布鲁图斯是狂热的共和派,为防止恺撒成为独裁君主,颠覆共和国,策划了这次刺杀阴谋。

在杀死凯撒后,布鲁图斯发布了一次著名的演讲《我爱恺撒,我更爱罗马》。然而这并没有得到民众支持,参与刺杀恺撒的人们,都在三年内以不同方式死于非命:一部分人死于海难,一部分人死于恺撒的继承人屋大维和其他部将随后发动的战争,有些用刺杀恺撒的同一把匕首自杀。

公元前42年春天,被驱逐的布鲁图率军打回罗马,据说战斗时布鲁图因为每日梦见恺撒而倍受恶梦折磨,最后被安东尼和屋大维击败,被迫自杀。留下一句名言:“我是要逃跑,但这次是用手而不是用脚”。

此后,屋大维又打败竞争对手安东尼,最终成为罗马内战的胜利者、第一位罗马元首,事实上的皇帝。

后世有人怀疑恺撒死法太过戏剧性,很可能是由他自己设计的。他早知这场政治谋杀,但却主动赴死。根据对恺撒遗留下来的医学报告分析,他当时已经患有癫痫症,发作时行动不受控制、大小便失禁。或许对于恺撒这样的一代雄主来说,得这样的病,是生不如死。

恺撒死时55岁,死后被按照法令列入众神行列,被尊为“神圣的儒略”。他制定的“儒略历”,后来被改进为公历,一直使用到今天。恺撒与同时代的西塞罗被后世并称为拉丁文学的两大文豪,留下了《高卢战记》这部拉丁语名著。

当然,还是作为无冕之王对后世的影响深远,罗马君主以其名字“恺撒”作为皇帝称号,以后的德意志帝国及俄罗斯帝国君主也以“恺撒”作为皇帝称号,所谓的沙皇其实就是“恺撒”的俄语转音。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