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商业计划的首富天下是搅局者的天下

2022年4月,最受瞩目的焦点新闻无疑是世界首富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440亿美元推特((Twitter)收购案。

在最初接到求购消息后,这家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理所当然地拿出了企业收购教科书,毕竟大家都是走同样的剧本,不是吗?

然而,这是马斯克。据一位亲信透露,他对如何融资或管理推特根本没有任何计划。

在推特最初他的提议时,他还用一连串的推文向该公司施压——有些玩笑,有些明嘲暗讽,都是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已。

为了推动这笔交易,马斯克向最信任的幕僚团寻求建议,其中包括他的家族办公室负责人贾里德·伯查尔(Jared Birchall)和私人律师亚历克斯·斯皮罗(Alex Spiro)等。

比尔·盖茨(Bill Gates)、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等科技亿万富翁通常会制定周密计划,并由律师、通信专家和不同顾问组成公司体系来管理所有事务。

而《》对马斯克的30多名现任及前任员工、投资者和与他共事过的人进行了采访,这位企业家的行事作风被清晰地描绘了出来——基于一时兴起、喜好和对自己决策能力100%的自信心。

据熟悉的人说,无论是电动汽车、太空旅行还是人工智能,马斯克往往会在最重要的时刻放手一搏,避开专家,几乎只依靠自己的意见。

这个话题人物为自己构建了一个由大约10名知己组成的幕僚团,他们通常情况下负责同意他的观点并执行命令。小圈子包括亲弟弟金巴尔·马斯克(Kimbal Musk);前文提到的伯查尔和斯皮罗;以及其他各种分工负责人。

为了实现自己的每一个想法,马斯克不断成立新的公司,大多数公司的结构都由他负责,他信任的副手们也会到他的企业帝国中任职。

亚历克斯·斯皮罗(Alex Spiro),马斯克的私人律师,也是众多名人案件的律师(图源:Getty Images)▼

一旦马斯克确定了每个公司的核心项目(他称之为“关键道路”),他就会接管,以确保他的愿景得到实现,亲自把握技术建造和部署的方方面面。

他的聪明才智催生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汽车制造商和一家创新的火箭公司,并赢得了工程师们的尊重……和些许恐惧。

马斯克坚持自己的想法,会发号施令。作为掌舵者,他并不会有什么约束,这使他成为现代社会中的又一个霍华德·休斯(Howard Hughes,1905年生,美国首个亿万富翁,有天赋且我行我素)。

“马斯克的工作方式具有典型的‘最自信的领导者’特质,想想约翰·肯尼迪、乔治·华盛顿和罗纳德·里根。”曾助力马斯克商业帝国的风险投资家蒂姆·德雷珀(Tim Draper)说。

在2018年的一次会议上,马斯克表示他的决策常常来源于一时冲动。这也是他在25年前创办第一家创业公司Zip2后学到的一课。

他说:“我并没有真正的商业计划。早在Zip2的时候有过一个,但这些东西总是出错,所以在那之后就再也不做商业计划了。”

在收购案官宣后,推特的首席执行官帕拉格·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告诉该公司7000多名员工:“一旦马斯克接任,我们不知道这家公司将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马斯克对自己留下的慌乱局面当然不是一无所知,因为他也有后悔的时候。2018年,在关于特斯拉私有化失败的证词中,他曾沮丧地说:“如果我有一台事后诸葛亮机器就好了。”

马斯克出生于南非的比勒陀利亚,从小就对计算机和编程语言感兴趣。在加拿大上大学后,他于1992年移居美国,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经济学和物理学学位,然后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物理学博士生。

1995年,他第一次创业,是一个名为Zip2的旅游指南服务公司,这是他和弟弟金巴尔的家族事务。计算机制造商康柏公司后来以超过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Zip2。

1999年,马斯克帮助创建了这是一家在线支付公司,最终成为赫赫有名的PayPal。也是在这里,他开始公开发表商业宣言,有时候连员工都没能做好准备。

在当年的一次电视直播中,马斯克表示公司将为电子商务网站eBay上的所有拍卖交易提供担保。一名当时与他一起工作的人说,这是工程师们第一次听说这个功能,他们只好争分夺秒地让这一功能成为现实。

2000年,董事会和高管彼得·泰尔因对公司的发展方向有异议而将马斯克赶走。这无疑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也正因如此,当时正年轻的他很快就决定,在未来自己一定要独立负责企业。

随着马斯克陆续创建新的公司——2002年的SpaceX,2004年投资特斯拉,他都尽力确保自己能够在每家公司没有阻碍地发挥自己的意志。

在SpaceX的创立早期,他投入了超过1亿美元的自有资金,获得了压倒性控制权;在特斯拉,马斯克拥有16%的股份,并在董事会中安排了自己的亲信,包括他的兄弟和老朋友兼投资者安东尼奥·格拉西亚斯(Antonio Gracias)。

他在2007年面对媒体《 Inc. Magazine》的采访时说:“只要你确保自己对这个篮子的控制权,那么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不会有没有任何问题。”

如今,马斯克至少监管或关联着十几家公司,包括上市公司、私营公司和控股公司。他的净资产约为2500亿美元。

格温·肖特维尔(Gwynne Shotwell)是SpaceX成立后的第七名员工,任职这家火箭制造商的总裁和首席运营官,监督公司的运营和发展,成为马斯克最长久的员工之一。

“当埃隆要说什么时,你不能立即脱口而出‘这不可能’或者‘我们做不到’。”她说,“你必须去思考,然后找到方法来完成这个任务。”

随着商业版图的扩大,马斯克逐渐开始把他的众多公司当成一个单一的组织来看待。

2015年,他和硅谷企业家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以及一群研究人员成立了OpenAI,一个开发人工智能的实验室。

两位知情人士说,在短短几个月过后,马斯克就开始请几位OpenAI的研究人员来帮助特斯拉开发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后来,他任命其中一位研究员安德烈·卡尔帕西(Andrej Karpathy)为特斯拉的人工智能高级主管。

启动OpenAI七个月后,马斯克成立了Neuralink公司,该公司旨在为大脑建立一个计算机接口。OpenAI和Neuralink搬进了位于旧金山Mission区的同一栋大楼。这两家公司一度在一起举行集体午餐会,为随时有可能到来的合作预热。

大约在同时期,马斯克请来了前摩根士丹利银行家贾里德·伯查尔,作为其家族办公室的负责人。

根据公司文件显示,伯查尔被列为Neuralink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和总裁。此后,伯查尔开始负责这位亿万富翁的慈善事业,并为他注册公司,包括Pravda Corp.,一个为新闻机构和记者公开评级的网站。

马斯克的决定性一年是2018年,他独来独往、急功近利的风格反过来咬了他一口。

在特斯拉,马斯克是Model 3参数图片)轿车生产的最大推动力。他认为只有自己才能完成任务,于是解雇了负责制造的高管,并决定自己改造公司在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的整条装配线。

很多时候,他都睡在工厂的一个会议室。在2018年他告诉《》:“有段时间,我可能连着三四天都没有离开工厂。”

他的幕僚长山姆·泰勒(Sam Teller)有时会一起和他在工厂工作。Teller与前风险投资家希文·齐里斯(Shivon Zilis)共同履行职责,两人都在马斯克经营的多家公司担任职务。

在Model 3的一次召回之后,马斯克终于厌倦了特斯拉在公共市场的压力下前行。

2018年8月2日,他起草了一份给公司董事会的电子邮件,主题是“提议以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内容中并没有包含如何为该提议提供资金的细节。

马斯克的幕僚团都对此表示赞成,他的弟弟金巴尔也发来了短信:“我认为这个主意很棒!”这些信息被收录在2022年4月公开的法庭文件中。

尽管有内部人士的欢呼声,马斯克的努力还是失败了。2018年8月,特斯拉股东起诉他涉嫌证券欺诈。一个月后,他遭到了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指控,随后,他与证监会达成和解,被罚款2000万美元。

与此同时,马斯克卷入了一起与英国洞穴探险家弗农·昂斯沃思(Vernon Unsworth)的诽谤案。昂斯沃思曾批评马斯克不必要地为2018年营救被困在泰国一个山洞里的男孩建造了一艘潜艇。作为反击,马斯克在推特上称昂斯沃思是一个恋童癖,由此引发诽谤诉讼。

于是马斯克聘请了亚历克斯·斯皮罗,这位名人律师的客户包括Jay-Z等多个领域名流。2019年12月,马斯克最终被裁定不承担诽谤责任。此后两人的合作关系也延续了下来。

一路伴随马斯克人生起不曾离开的人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但推特一定一直都在。

他拥有9000多万粉丝,通常一天发十几条推文,对特斯拉的卖空者进行抨击,分享备忘录,并对疫情、政治等发表言论。三名前雇员说,2020年,他取消了特斯拉的通信部门,部分原因是他认为自己可以通过推特直接与粉丝和客户接触。

根据财务文件,为了完成交易,他让伯查尔处理推特的物流和通信,斯皮罗则负责与新闻媒体打交道。证券文件显示,马斯克还创建了三家名为X Holdings I、II和III的新公司,这些公司参与了交易相关的融资。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打破传统的马斯克拥有无数追随者,也有很多讨厌他的人表示再也不用推特了。我们只知道,推特在他的带领下,一定不会无聊。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