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侃球丨广州队解约“五大归化” 又或是一次蝴蝶效应的开端

2月16日,广州队官方宣布,俱乐部与艾克森、高拉特、阿兰、洛国富、费南多终止合约。目前,队中仅剩下蒋光太和萧涛涛两名归化球员。

因为俱乐部的母公司恒大在上赛季遭遇了严重的危机,这使得此番球队解约五大归化已经成为了“迟到”的官宣。事实上,从上个赛季的中后半段开始,这5大归化便没有在联赛当中露脸。

只是,这一次解约,或许又是中超发生巨变的前兆——大到足球球员的归化政策是否还能继续下去。

在折戟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之后,当时中国足协便在商讨着将“归化”一事提上到日程来。随着足协和各俱乐部的积极运作,在2019赛季伊始,第一位归化球员侯永永身着国安战袍出现在了中超赛场上。

侯永永、李可,这些的球员是实打实的“归化”。因为按照当时的政策,归化球员是需要拥有中国血统的。可随着当时的山东鲁能将德尔加多这位不拥有中国血统的球员归化成功,归化在字面意义上发生了变化。而以恒大为代表的其他俱乐部出手,也让“归化”变成了“入籍”。

但无论怎么说,明眼人都能看出,中国足协制定归化政策的目的,就是为了提升中国男足的战斗力。

是清一色本土球员在世预赛上尴尬离开,还是“雇佣军”在世预赛上创造奇迹?在外界一片质疑声中,中国足协选择了后者。

于是,拥有更多进攻属性的入籍球员诞生了。艾克森、洛国富、阿兰、高拉特、费南多,这些曾经在中超赛场上大杀四方的巴西球员,纷纷变成了“中国球员”。

可这样的雇佣军,并没有帮助中国男足在2022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上杀出重围。这其中自然有时任主帅李铁用兵的问题,也有这帮归化球员年纪偏大状态下滑的因素。

从精神状态来说,这帮“归化球员”比中国的本土球员在赛场上表现出来的取胜欲望更加强烈。但没有了主场的天时地利更没有了外界统一支持的人和,归化球员在世预赛场上收获的结局并不怎么好。

狭隘点来说,归化球员更加看重的是个人利益。在赶上中超金元化时代尾声且进入自己职业生涯后半段的“老家伙”们,可以拿着足够的薪水在中超赛场上大杀四方。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恒大与申花队的比赛派上了“全华班”并大胜之后,申花当时的主帅崔康熙显得那么义愤填膺。

根据翻译版本的不同,当时崔康熙的话现在普遍被解读成这两个版本。这其实就是对恒大所谓的“全华班”表现出来的不服气而已。

广州队解约五大归化球员,并不妨碍这五名归化球员再就业——甚至是在中超再就业。

除了高拉特已经回归巴甲之外,艾克森、阿兰、费南多和洛国富都在等待着再就业的机会。这其中有消息称,某支中超劲旅已经相中了艾克森,双方已经进入到了接触阶段。

按照去年各支球队薪资发放及时与否的这一点来看,能够算得上“劲旅”的,只剩下了山东泰山和上海海港。

可中国球迷们等不了,毕竟艾克森已经33岁、洛国富34岁、阿兰33岁、高拉特31岁;就算是放了国家队鸽子的费南多,都已经即将迈入而立之年。

那只在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又一次扇动了翅膀——蝴蝶效应,或许又一次正式拉开了帷幕。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